十局·十年(坑)

  • 棋手设定

  • 叶修&韩文清

  • 是个坑。是个坑。是个坑。


第X届六星杯决胜局里,叶修九段执白以半目之差,惜败于邱非五段。

“来,复盘吧。”

他敲了敲棋盘向邱非示意,眼见着对面那个素来沉静的少年如梦初醒地应了一声,拈着云子摆出新的变化,应对没有失误,眼中却有着淡淡的恍惚之色。

这盘棋邱非下得很好。白棋从一开始就隐隐陷入被压制的局面,黑棋的进攻稳健有力,几乎是无懈可击,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叶修什么像样的机会。但即使这样,白子依然无风起浪,一度制造出似乎要翻盘的局面。然而最终还是因为序盘落后太多,被生生卡在了最后一步。

所以叶修觉得自己下得也不赖。势地兼顾,韧性十足,也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失误,基本上算是发挥出了正常的水平。

那就是,自己尽了全力。依然输了。

点目结果出来的时候叶修心里一片澄明。棋坛征战十年有余,他见证了太多棋手的崛起或沉沦,当年的“黄金一代”正值当打,此时又有无数后浪汹汹而来,拍打在前人筑成的,看似无法逾越的堤岸上。

蚁穴之微尚可溃千里长堤,更何况岁月的敲打与风化。这是世间万物都不可悖逆的规律。叶修早就明白,没什么可沮丧的。

但是,当他和同来的棋手一起吃晚饭,无意中瞥到对方的手机时,他还是有了几不可察的片刻失神。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千年围棋网的官方微博。最新的两条里,一条是邱非捧起冠军奖杯的照片,另一条是刚刚结束的梦山茶杯决赛中,宋英奇四段中盘屠龙胜韩文清九段的消息。

韩文清下了184步好棋,但是最后一步下错了。

千年网的棋评这样说。

确实是好棋。决赛五番棋,第一局韩文清开局劣势,然而不屈不挠披荆前行,终是在二百余步之后抓住一个破绽奋起反击,最终逼迫对方投子。第二局时宋英奇用与张新杰相类的严谨细致扳回一局,而后又乘胜追击再下一城。胜负一比二,到了第四局已然攀至天王山,此局中韩文清的棋路一如既往地大开大阖,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感受到征战杀伐的酷烈气魄,布局主动,中盘厚重,从头到尾都是绝对的胜势。

直到最后他不知为何出现失误,漏看了一个最简单的接不归。

“呵,这家伙。”

叶修松开鼠标依靠在房间的椅子上。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笔电屏幕因无人操作渐渐黑了下去,只有烟头随着呼吸缓缓地一明一灭,闪烁着暗淡的红光。


这一年,叶修和韩文清的成绩都不大好。

一贯以浓厚的主观色彩著称的个性棋评员左宸锐甚至在围棋周刊中发表了一篇名为《眼看他起高楼》的短评,通篇未言一个不字,却处处明褒实贬地迂回铺垫,暗示属于老将的年代已然过去。纵然专栏开篇便用醒目的黑体字标明“特约评论,内容不代表本报观点”,也可看出时代为他们下出的批语。

老兵未死,然高楼将倾。

兴欣棋室的几个小年轻在叶修突然路过的时候总是做贼一样迅速关上屏幕上的网页,带着一脸强装出来的平静顾左右而言他。叶修好笑地告诉他们不用这样,然后看几人点头如鸡啄米,并在下次继续重复以上动作。

但其实乔一帆安文逸他们真的只是想得太多。他们看的那些东西,叶修自己也看过。不用特地去找,光是各大网站棋类运动的每一条播报下,都有数以百计的人各抒己见,有赞扬的,有同情的,有理解的,有痛心的,有讥讽的,有嘲弄的,也有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的。对于这些言论叶修从来不在意。如果他会被这些东西影响的话,早在当年和嘉世队解约、被对方操作媒体明里暗里攻击的时候,他就已经垮了。

然而在看到韩文清接连几次因为很明显的漏算而输掉的棋谱时,他还是摇着头叹了口气。

“担心老韩啊?”在叶修身边呆久了,苏沐橙对棋坛前辈们也少有敬称,“担心就过去看看呗?也就飞几个小时。”

“这可真看出来我不是你亲哥了。”叶修懒懒地瞥了她一眼,“老韩想揍我想了十几年了吧。临了我把自己送过去给他揍?”

“你不会先揍上他一回吗?”苏沐橙巧笑嫣然。

“说什么呢你。”


如果让韩文清评论,他说不定会说叶修这句是实话。

他与叶修同年入段,同年成为各市棋院队长,同年以主将身份对战围甲——

然后连输给叶修三盘。

输得都不多,一目两目的。第三年韩文清手起刀落屠掉叶修半条大龙,让Q市棋迷很是扬眉吐气了一会,然而棋局终了,不多不少,正好比叶修少了半目田地,最终以些微之差惜败。当次围甲赛后千年网简直要被Q市和H市的棋迷挤爆了,挑衅的斗棋的炫耀的怒骂的,相隔千里倒是闹不出什么事端,但是从此以后,两队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再之后固然嘉世成绩一路下滑,一度濒临解散危机,霸图棋迷仍是感觉憋了一口气在心头,既然吐不出去,便也没法欣欣然扬起眉头。因而,当更名叶修的嘉世前队长以一句“我回来了”强势复出后,韩文清的那句回应——“一如既往地打败他”——又点燃棋迷多少热血,在此不必多提。

至于霸图队长“如”的那个“往”其实是对阵叶修败多胜少这个板上钉钉的事实……嘛,有的时候,人总是会选择性地忽略某些东西,不是吗。

韩文清自然是不会忽略这一点的,但这并不会影响他面对叶修时的斗志。自十八岁的第一场对局,他与叶修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争斗十余载,从嘉世队长,到网络高手君莫笑,再到如今的兴欣核心,韩文清深知叶修是个怎样强大的对手,却也深信自己不会轻易输给他。

尽管状态确实有所下滑,尽管早有各种谣言中伤蠢蠢欲动,尽管舆论中与叶修相提并论的已经从他换成了周泽楷,然而一颗争胜的心,只会在风霜荆棘的砥砺中愈发磅礴而热烈。

幸而,他并不需要等待太久。

这一年的牡丹杯本赛,国手们济济一堂捉对厮杀,战况精彩激烈到连电视转播都难以取舍。而后硝烟散去,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等接连铩羽,最终步入决赛场的,赫然是叶修韩文清两人。

韩文清来到对局室门外的时候看到叶修已经站在那里了。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衬衫西裤算不上多正式,可也不会让人认为是懈怠——叶修从来不在意这些,这套装束多半是苏沐橙代为规划的。

对局室内设备齐全,也从来没有二位棋手到齐才能进入的规定。然而这次,韩文清想,若是自己先到,八成也会等叶修出现的。

没有多余的话语。二人握手,向彼此点头致意后,一同走到棋盘两端。猜子的结果是叶修执黑先行。收回棋子后他没有急着开局,而是抬起眼,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韩文清。

由于性格使然,韩文清与叶修的私交说不上有多频繁,甚至比不上圈内公认好人缘的喻文州。然而毕竟十年相争,他片刻之间便明白了对方看似嘲讽的表情下掩藏的真意。

曾被调侃为“走夜路遇到会不由自主上交钱包”的眼神直截了当地瞥了过去——纹枰在侧,何必多言。

叶修轻笑一声,抬手摸了摸鼻子。一颗黑子自棋笥中拈起,干脆利落地占住了右上角星位。



没啦。


评论

热度(1)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