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某位姑娘

昨天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说这些话,后来觉得太过矫情,你又未必来找我。
现在,既然那边不能长篇大论,还是在这里讲。或许你能看到,或许不能。没关系。这本来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对你对我,都不该是。
我们之间有过很融洽的关系。虽然彼此都不是对人热情、或能很快与人拉近关系的那一种,但相交时保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也很舒服。
后来发生的事,只能说很遗憾。之前那个自以为恰当的距离反成了交流的阻隔,你不懂我喜欢的是什么,我也不知你想听怎样的话,和你聊天时那种隔靴搔痒的无力感,到现在我依然记得清楚。而后这种隔阂愈演愈烈,曾让我们对彼此愤怒,也曾不乏恶意地揣测过对方。你让我有了不少人生第一次的、对负面情感的体验,或许反过来也一样。那些伤害已经被无数日子掩盖,但近日当它们又被提及时,我发现现在的我,依然做不到完全发自内心的心平气和。猜测你也是这样——如果并非如此,请原谅我的小人之心。
我得承认(尽管有些耻于承认这一点),决裂后我曾不止一次观察过你,大部分时间并不是怀着善意(虽然也没有怀着恶意)。那些无聊行为如果对你造成困扰,我表示道歉,并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
时至今日,我对你的好感——如果不是负数的话——已经无限趋近于零,如果此时去接你伸过来的手,会非常尴尬,也未必不会造成第二次的伤害。
所以我拒绝了,也请你不要再抱持对我(或我们)的执念。我们只应是你走过路上的一道普通风景,即使感念,回忆即可,不必回头。
山高水阔,不妨相忘。或许未来某时某地我们偶然遇见,还能以对路人的友善,彼此点头打个招呼。

评论(4)

热度(2)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