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胡不归(伞修橙/周叶)

这个……虽然标题很正经但是其实掩盖不了这篇文它逗比的本性。

魂穿梗(还是叫附身梗?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了)。是上午看到lft微博QQ群里到处都在吐槽1586结尾可能引发的魂穿转世轮回替身诸多雷文之后,突然开的一个脑洞。

魂穿梗。虽然应该和被吐槽的那种不太一样但是它也是魂穿梗。雷者慎入。

这是魂穿梗。说三遍。

伞修橙亲情向,周叶恋人设定,稍微刷了几个字莫橙

叶修对苏沐秋和小周的比较那段用了 @水狐狸 和微博上一位不知名妹子的梗。在此谢过。

虽然很仓促,不过既然赶上了就权当 @催眠 的生日贺文好了(我知道这边你的生日已经过了不过那边还没过吧?(过了也当没过了(捂脸,我这么逗比的人只能给出逗比的贺文……

出于前几日的嘀咕讨论我就自定义这文不会雷到你了。生日快乐~

 

~~这~是~正~文~的~分~隔~线~~


兴欣夺冠的次日正是一个灿烂的晴天。陈果拉开落地窗的窗帘的时候,明媚的阳光瞬间照亮了宽阔的客厅连同她的一整颗心。新科冠军队的老板娘对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伸了个懒腰,收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昨夜酒劲未消,感觉脑子里还是有点晕晕的。

记者招待会之后众人连夜赶回了H市,到了上林苑以后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在小区周围随便找了家饭店,叫上伍晨关榕飞几个,热热闹闹地庆祝了一番。

自然是少不了酒的。一众职业选手毕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青人,平日律己甚严滴酒不沾,这个时候也放开了,一个个都没了正形。安文逸罗辑不说,莫凡都被拉着劝了几杯酒下去。最是劳苦功高的队长叶修自知难逃一死,在开场就极其豪爽地一杯啤酒下肚,瞬间把自己灌了个人事不知。

待到玩得尽兴,一帮人你扶我我扶你,歪歪扭扭地找回了家门,好歹一个两个都还认得自己的房间,晚上也没听见谁折腾,就这么一觉睡到了天光大亮。

陈果是第一个起来的,其实也不算早,但她也知道昨晚之后,这群人积累了一个季后赛的疲劳估计是要彻底地释放出来了。想睡多久,就让他们睡多久吧。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听到有人敲门。

门外是一个高挺的青年,戴着帽子墨镜,大夏天的却穿着风衣,领子立起来挡住了半个脸。一眼看不出是谁,只觉得这人肯定挺热的。

不过,“一眼看不出是谁”,也就能猜到这人是谁了。毕竟以这副装扮屡次出现在他们门口的,半年来也就是这一个人而已。

“小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快进来。”陈果连忙把人让进了门。

周泽楷和叶修在交往。这件事在兴欣已经是个半公开的秘密。叶修从来不会把自己的事刻意隐瞒大家,周泽楷对此似乎也乐见其成。半年来叶修去过几次轮回,周泽楷也来过几次上林苑。陈果对这个沉默有礼的青年颇有好感,称呼很快就从最初的“周队”变成了亲近的“小周”。

而此时来人脱了风衣,正慢腾腾地摘下帽子眼镜。联盟的脸就这么一点一点露了出来。陈果去接过他手中风衣,他也没回话,只友善地笑了笑。

知道他话少,陈果并不在意,转手放好风衣,从饮水机旁接了杯水递给他:“真不好意思,昨晚这帮人闹得太晚,现在一个个都还睡着。你别在意。”

青年摇了摇头,歉然一笑:“不,……太早。”

是认为自己来的太早反而觉得抱歉吗?陈果也没想太多,就按照自己的猜测接下去:“小周你是来找叶修吗?他大概还没起床呢。要不你上去找他?”

青年点头,道过谢之后径直上了二楼。走在楼梯口的时候苏沐橙正巧从房间出来,看到他有点惊讶,不过还是道了句早安并附赠一个促狭笑容。之前她这样做的时候多半能亲眼目睹现场版大变红脸,还和陈果唐柔感慨过真是冠军易改本性难移,两人都交往半年了周泽楷怎么还这么害羞。没想到这次青年只是停下来看着她,平静地笑着,回了个早。

 

苏沐橙觉得有点不对劲。

面前的脸没错。

沉默寡言也没错。

笑容一直很友善,也没错。

可是谁能来解释一下这张脸上满满的温柔是怎么回事啊?满满的欣慰又是怎么回事啊?

然后,他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又是怎么回事啊?

苏沐橙惊讶地连偏偏头躲开都忘了,愣愣地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想着这个摸头是出于什么立场。

前辈?他比自己还晚出道一年。

队长?他和自己又不是一个队的。

嫂子?唔是嫂子吧?就嫂子了。

终于想通了的苏沐橙,心情很好地下楼去了。

 

叶修房间一片阴暗,厚重的窗帘把阳光全然挡在外面,丝毫也透不进来。青年关上门,看了看床上熟睡的模糊人影,哗啦一声拉开窗帘,盛夏的阳光侵掠如火地灌了满屋。

“……小周?”床上的人被强光晃了个半醒,哼了一声,眯着眼瞧了瞧他,一边翻了个身一边嘟哝,“哥还没醒,把帘子拉上。”

青年把窗帘又拉大了一些,走回床边,挑眉看了他一会,这回直接伸手抽走了叶修的被子。

空调被一半盖在叶修身上,一半被他压在身下,这一抽太急,连叶修本人都挪了地方,差点从床上掉下去。这下子可是全醒了,叶修抬手挡住过于刺眼的阳光,看着床前的青年。

他并没有起床气,不过从香甜的睡梦中突然以这种方式被叫醒,是个人心情都不会好。 

“小周你闹什么?”叶修皱起眉,低声吼了一句。

“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啊,”青年倒是乖乖地还了他被子,脸上带着笑:“这都几点了?你想赖床赖到什么时候?”

叶修裹上被子,都已经准备重新倒下去睡了,闻言一个激灵,睁开眼看他:“小周?你……”

他想说“你怎么突然会说话了”,话还没出口觉得不太对,又生生咽了回去。

“你……是小周吗?”脑子越来越清醒,叶修终于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坐在床上伸着脖子看他,“你是谁?”

刚刚睡醒不久的脑子里排列组合出各种超展开,从有人雇了演员戏弄他,到周泽楷其实也有过双胞胎兄弟,纷纷扰扰不一而足。

“怎么了这么看我?我脸上有花?”青年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笑,“还是说……十年没见,已经不认得了?”

这个语气……

面前这张脸是叶修熟悉的周泽楷的脸,他看得清楚。然而这些话,却绝对不是周泽楷能说出的话。

虽然,似乎也是同样的熟悉。

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头顶狠狠劈下,感官全部隔绝,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名字在心底叫嚣,和震惊与狂喜一同喷涌而出。

“苏沐秋?!”叶修噌地从床上蹦下来,双手紧紧握住青年肩头,“你是沐秋?”

“哎哎哎松手松手,掐坏了你赔得起吗。”青年皱起眉头后退一步,“激动什么啊,至于吗。”

“能不激动吗。”这样说着,叶修倒也松开了手,同样后退一步,站在床边上下打量着他,眼角唇边全是止不住的笑意,看了一会,到底忍不住一拳擂上他胸口,“这么多年你死哪去了。”

“可不就是‘死‘哪去了吗。”青年揉着被打的地方苦笑,“从有意识开始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真正清醒大概才四五天。就算你想问我什么,我也没法告诉你啊。”

“有意识了不来哥这边跑轮回去干什么?说到底你是怎么跑出来的?那叫什么,借尸还魂?不对小周还活着呢……魂穿?”这个词还是苏沐橙科普给叶修的。

青年一摊手:“我怎么知道。说不定就是什么君莫笑拿了冠军我就能在联盟最好的神枪手身边醒过来之类的设定——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能在这个身体里待多久,你确定要在这些小事上浪费时间?”

这话一说出来,叶修也从重逢的惊喜中清醒过来几分。阔别十年的挚友苏沐秋确实站在他眼前,却用的是联盟当代第一人的身份。

这事要是被冯主席知道的话,不知道他的药还够吗。

乱糟糟的思绪中飘过这么一句不知所谓的话,叶修收了笑:“回不来吗?”

“人死不能复生,智商呢叶修大大。”说着调侃的话,青年安静的笑容里并没有带上丝毫阴霾,“能征得主人的同意借用一下身体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别要求太多。”

叶修定定地看他半晌,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搭上青年肩膀:“是啊,我应该已经知足了——你们是什么时候换的?轮回那边知道吗?”

“来这敲了门以后换的,不然我也找不到你这来啊……叶修你搞什么?”

“找小周啊。”叶修伸手在对方身上左边戳戳右边敲敲,“喂?小周?小周你还在家吗?”

青年哭笑不得地打掉他的手:“在这身体里好好睡着呢。虽然我不介意,但是他自己说不要打扰咱们几个,所以你说什么他也听不到。”

“果然是小周啊。”叶修收了手呵呵笑道。

“是啊,配你可惜了。”

“几个意思啊苏沐秋?”叶修露出夸张的愤怒表情,“哥好歹也是荣耀教科书四个总冠军在手的男人,配我怎么就可惜了?”

到底还是相交多年的挚友,玩笑话轻轻松松地放出去,也能轻轻松松地收回来。两个人聊了一会,叶修跑到卫生间洗漱完毕,带着青年出了房门。

 

兴欣的其他成员这时候差不多已经都起床了,三三两两地聚在客厅里,神情轻松的闲聊着。看到两人一起下楼,也没太吃惊,“队长”“周队长早”地打了招呼。叶修招了招手说了句大家好啊算作回应,扭头对陈果说自己要出去吃,午饭不用考虑他们。

陈果点点头,苏沐橙捧着杯奶茶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让他们快点走吧好好玩。

“沐橙,你也来吧。”叶修向她一招手。

“我?”苏沐橙小吃一惊,笑着摇了摇头,“我就算了,才不去当电灯泡呢。”

“一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出破绽,青年只能言简意赅地发出邀请。苏沐橙显然还没太适应自己给眼前这个人安排的新人设,又疑惑地看了他们一会,才点点头说好你们等我换件衣服,一转身上楼回屋去了。

叶修伸手“哎”了一声,没叫住苏沐橙,就转过来拍了拍已经开始穿风衣的青年:“她这一去挑衣服化妆,怎么也要小半个小时。走,回房间等会,竞技场来一局,这都多久没和你打了。”

沙发上的陈果翻了个白眼,对这俩片刻离不了荣耀的人无语了。虽然周泽楷之前过来的时候流程也基本上是这样,但是这种恋爱方式不管看多少次都还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啊。

青年点点头,跟着叶修又回了屋里。坐下等了片刻,看叶修抱着台笔电过来,手里还拿着张账号卡。便笑道:“你这是从哪摸出来的卡?随随便便拿个小号糊弄我可不行啊。”

“哪能?”叶修插好电源,按下开机键,伸手把账号卡递给他。是张银白色的首版卡,十年过去,已经有些旧了,被读卡器多次摩擦过的痕迹清晰可见。但表面整洁干净,边缘看不出一丝毛躁,显然是一直被精心保存着的。

青年的笑容消失了,他抬眼看了看对面表情同样认真的叶修,接过账号卡,点开荣耀客户端,刷卡进入。

装载条读取完毕之后,液晶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全副武装的神枪手的形象,75级,一身银装,就那样站在他眼前,在系统的安排下做出一些神枪手专用的展示动作。但无论是掏枪、射击、换弹匣,神枪手的目光一直与屏幕前的青年相对,最熟悉与最陌生的对视,跨越十年光阴。

不用看属性栏他都知道这个角色的名字是什么。而这个角色的技能加点,经过几次大幅度的等级提升以后明明应该已经面目全非,他却在一瞬间认出这是自己最熟悉的套路。

青年的眼神凝了一瞬,扭头看向旁边一副看戏神态的叶修,笑着问:“这是满级了吧,你练的?”

“沐橙练的。我也就帮她做做银装加加点。”叶修扬了扬眉,“怎么样,和秋木苏重逢什么感觉?”

“手痒。”青年越笑越欢畅,站起身把叶修按在已经开机了的台式机旁,“快来让我揍一顿。”

“切,谁揍谁还不一定呢。”叶修把手中的烟叼在嘴里,刷卡,登陆。两个角色在最简单直白的地图相遇,无需多言,枪刃相向!

狭小的竞技场内,瞬间开出最绚烂的烟花。

 

苏沐橙收拾完毕敲开房门的时候二人已经打了五场,叶修四胜一负。苏沐橙看到屏幕上的两个角色的时候视线诧异地在两人之间转了几个来回,只见左边叶修一脸不知是惋惜还是震惊的复杂表情,喃喃念着“你这是十年没打了吗?怎么可能上手这么快?开挂了吧你?”,右边枪王看着自己的双手,面色平静,似乎还带了点求而不得的伤感。

“你们说什么呢?”满心迷惑的苏沐橙出言打破了房内诡异的气氛。两人闻言抬头,一齐对她笑笑,退了游戏起身走过来。

叶修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苏沐橙拉了拉他的袖子,用眼神努力表达出自己求解释的意图。可叶修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又摸头?

苏沐橙看着两人的背影,完全不在状态地皱起眉头。

 

上林苑本就是高档小区,周边豪华饭店星罗棋布。叶修挑了一家距离比较近口碑也不错的,要了个小包间。

正好赶上H市一夏几度的桑拿天,就这么短短几步路,三人已经出了一头的汗。为了伪装还穿了风衣的那个更是如此。刚一进包间,他就三下五除二地脱了风衣扔到衣帽架上,跑到空调旁边不远不近地吹着,手还在脖子周围扇着风。

周泽楷在日常生活中一向安静,几时有人见过他这么风风火火的行为。苏沐橙愣在一旁看着他,好歹是习惯了拍广告摆表情的,并没把内心里的目瞪口呆完全体现在脸上。

可当她见到从未一次说出超过十个字的人扭头对她灿烂一笑,解释说“天气太热,别见怪……我记得以前没这么热啊?”的时候,即使自制力再好也忍不住要石化了。

这是OOC吧?这是传说中的OOC吧?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真人版OOC啊?

面对苏沐橙扔过来的极度混乱的眼神,叶修嘿嘿一乐。每次聚餐都是立刻倒在椅子上装大爷的他这次主动起身出去点菜,把独处的空间留给同样十年未见的一对兄妹。

 

虽然抱着我不去点菜谁去点菜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出了门,叶修对着摆台上琳琅满目的菜品还是傻了眼。前面各类绿蔬浓淡相宜,左边牛羊排骨肉色诱人,右边半墙高的水族柜里虾蟹游鱼和他面面相觑,一抬头还有多种小食,被服务员从头推荐到尾。

要点啥?

虽然来着吃饭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他从来没关心过每次都点了什么菜品。苏沐橙爱吃的东西倒是隐约能想起一二,苏沐秋喜欢什么这可就完全忘光了。再说现在吃饭的是小周……口味变没变谁能知道?

叶修挠了挠头,凭印象点了四菜一汤。又转悠了两圈估计屋里的真相大揭秘活动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回去推开包间的门。

屋子里只有周泽楷外表的青年一个人。叶修走到他身边,拉开椅子坐下:“沐橙呢?”

“去洗手间补妆了。”

“比我想象得好一点嘛。”叶修掏出烟盒抖了一支出来,“我还以为会看到那丫头扑在你怀里哭个昏天黑地。”

“沐橙长大了。”青年看着包间的木门,目光温暖,好像能透过房门看到外面的妹妹一样。

“怎么样。哥给你养得好吧。”叶修嘚瑟起来。

“嗯,沐橙没被你带歪,真不愧是我的妹妹。”青年翘起一边嘴角,转头看了看他,“——这么多年,谢谢你。”

“跟我还说什么谢。”

苏沐橙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坐在桌前其乐融融地聊天的场景。她无意识地攥紧门把手,感觉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还是青年看到了她,起身带她到自己对面坐下,又劝了两句,总算是让她安安稳稳地坐下。中午饭店的客人不多,过了这一会叶修点的菜也陆陆续续端了过来。美味的饭菜在增加饱足感的时候总是能顺带着让人高兴起来,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情绪也渐渐平稳许多。

往事总是有许多可以说的内容,十年里的,十年前的。叶修和苏沐橙觉得他们在这一中午说的话简直比十年里加起来都多,可是还不够,还不满足。他们以为很多事情已经在悠远的岁月中消弭了,然而在这个时候从未回忆得这么清晰。事无大小,巨细靡遗,就好像说得多了,就能让眼前的青年得到他也曾参与过的实感。

“说真的,”叶修端着茶杯,修长的食指交握在白瓷的壁上,“如果你还活着,肯定也会和我一样成为职业选手,从第一赛季开始打十年,再打几个十年也不会腻。”

“是啊。那个时候,在周泽楷背后看着他熟练地操作角色,甚至在意识还不太清醒、还不清楚我自己是谁,都会觉得发自内心的羡慕。”

“说到这个……”叶修转头看他,“你——该怎么说——没去指导过小周吧?比如近身枪体术之类的?”

他还记得不久之前的总决赛第二轮,枪王在他面前用子弹当做刀剑,使出精彩绝伦的近身体术。那个场景给绝大多数人的感觉是惊才绝艳,给他和苏沐橙的却是熟悉和怀念。

“没有。我见过他的操作,那是他自己悟出来的。”青年翘起嘴角,“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是我教他的话,肯定会告诉他怎么样才不会被你破掉啊。”

“切,别说大话。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无懈可击吧。”

“现在不知道,以后说不好啊。”青年笑道。

“以后?”

“你们说,如果我有重新经历一次人生的机会,在电子竞技已经这么完善的条件下,从小开始,从头再来。”青年悠然道,“是不是也有像你们一样,竞逐荣耀第一人的可能?”

“噗……”叶修突然笑出来,在其他两人疑问的目光中摆摆手,“你还别说,我以前真的和小周讨论过这种可能性。”

“哦?你还和他说过我?”青年饶有兴致地凑过来一点,“怎么说的?”

“我说啊,如果你还活着,联盟第一人肯定轮不到他。”叶修老神在在地说。

“呵,这话你也真敢说。”青年笑着摇摇头,“周泽楷脾气也真好。”

“那是,哥的眼光。”叶修自得地一耸肩,“我还说,如果你还活着,联盟第一帅也轮不到他。”

“唔……”青年摸着下巴想了想,“这个倒说不定可以跟他争一争。”

“不过有一点,你是比不上小周的。”叶修正色道。

“哦?哪一点?”

“联盟第一无口!”叶修抬手在嘴边比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要和小周争话少,你得去问她。”

叶修指了指苏沐橙。

“莫凡哪里无口啊?其实他挺好沟通的。”苏沐橙喷笑,“也就是你当初见人一次杀一次,活活把他折腾出心理阴影来了吧。哪有你这么拉人入伙的?”

“瞧瞧,瞧瞧。”叶修夹着烟,痛心疾首地指着苏沐橙,“什么叫妹大不由哥啊,什么叫胳膊肘向外拐啊。我说你这正牌老哥也不管管了?”

“唔……丫头长大了,知道自己去找靠谱的人了。为兄甚感欣慰。”青年点点头,抬手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说道。

“就知道你们俩肯定一个鼻孔出气,算我看错你了苏沐秋,顶着小周的脸损我你好意思吗你?”

“叶修你就这么见色忘友吗?十年不见了你就这么和我说话?我们的友情还能不能持续了啊?沐橙快去拿扫帚,你看我这玻璃心被伤的,一片两片三片四片……”

“停——停停停!我说你附身就附身了,别把好端端的小周变成一黄少天行不?更别拿联盟的脸摆这幅怨妇表情啊恶心死了,哎哟我去沐橙你怎么还不去拿扫帚看哥掉这一地鸡皮疙瘩!”

苏沐橙坐在桌子对面,双手托腮,笑着看这两人互相讽刺挖苦调侃揶揄。这里是星级的饭店,窗明几净,精瓷盘子中的菜肴雕饰着繁复的纹样,两荤两素味道绝佳,棠梨木桌面光可鉴人,空调运转着,将房间里的空气保持在最适宜的温度。然而耳边听着这些曾以为绝不会再重现的熟悉言语,她却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破旧的小屋里有同样破旧的桌椅碗碟,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少年用筷子当武器,大汗淋漓地争夺最后一块肉的所有权,盛夏时节蝉鸣阵阵,大敞的窗子外面一片浓荫,绿得简直要滴下来。

茶足饭饱之后三人又坐着聊了一会。话题从十年来荣耀游戏和职业联盟的变迁逐渐发散,不知不觉就歪成两人的吐槽攻击,然后又神奇地歪回正题。

当话题进行到是换个地方坐会还是干脆回去继续荣耀的时候,青年微微变了变脸色,站起身来。

“要走吗?”苏沐橙抬头问他。叶修眸光一闪。

“嗯,要走了。”青年对她笑笑,再次抬手摸了摸她柔软的黑发,“看样子,能留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苏沐橙倏地变了脸色。她猛然起身,紧紧抓住青年的胳膊,指尖用力到隐隐泛出青白:“一定要走吗?”

“一定要走啊。不然周泽楷怎么办呢。”青年笑容不变,抬手抱了一下她,“别哭。别在最后还给我留张哭花了的臭脸。”

“才不会,你妹妹可是联盟公认的第一美女。”苏沐橙深吸一口气,从他怀中离开的时候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脸上已经重新露出笑意。

青年松开她,转向另一侧,与叶修用力拥抱。告别。

“再见。”叶修对他说。

 

从嘉世解约退役,启用君莫笑重回网游,白手起家拉起一只草根战队,挖掘新人、分析对手、磨练战术,从挑战赛一场一场打下来,最终登上职业联盟的最高峰。这其中付出的汗水与劳累,承担的压力与重责都是旁人无法感受的辛苦,叶修没有后悔过。

但是在这一刻,他从未像今日这样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如此值得。

 

叶修站在椅子前,看青年的眼神从迷茫到散乱,然后慢慢重新聚焦。眼神回复清明的时候周泽楷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显然对自己所处的位置茫然不解,疑惑地对叶修问了一句:“前辈?”

“哟,小周。”叶修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苏沐秋前辈……?”

“走了。”叶修淡淡垂眼,“这次还要谢谢你啊。”

周泽楷用力摇了摇头,继续问:“还会回来吗?”

叶修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想起片刻之前的拥抱中,他也问了苏沐秋同样的问题。

 

“当然。”

那个时候,青年毫不怀疑地说。

“荣耀还在,你们还在。我就会回来。”


-The End-

评论(9)

热度(24)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