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局 · 长生(周叶)(下)

上篇地址 http://awandering.lofter.com/post/1b562f_b3fe44

· 棋手设定。OOC注意。

· 括号中是对局者,非CP。如果有人看出CP感什么的那不是作者的错……

· 围棋相关叙述是作者想当然,如有bug请务必指正,多谢!


(居然真的在睡前写出来了……鸡血的力量是无穷的……

(先扔上来。去睡了,醒来以后捉虫。如果有人愿意的话还请帮忙XD(滚

~~~~~~~~~~~~~~~~~~~~~~~~~~~~~~

毫无转圜的余地,三人调头回到了旅店。为棋手订的房间,各种棋具自然是备全了的。叶修也不客气,把周泽楷拉进房间就摆上了棋盘。苏沐橙端着绿茶走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走了十几手了。

苏沐橙看了看棋盘。是与昨天比赛序盘一模一样的次序,现在正停在周泽楷下出的那一步新手。叶修拈住一颗白子在指间缓缓转动,随即没有像昨日一样扳上去,而是稳健地长出一步。想必就是想了一晚上的最佳选项了。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也选择了稳妥的应对。这一步显然是在叶修的构想之中,迅速飞压过去,换来黑棋理所当然的一跨。

双方你来我往,一会功夫又是十来手下去。棋局的发展已和比赛场上那一谱迥然不同,双方棋子往来交错,局势渐渐扑朔迷离起来。叶修固然是一贯地飘逸莫测,连带着周泽楷都开始怪招迭出不走寻常路,即使是久经讨论几成定式的变化,他也要扭着叶修走向新的方向。

“嘿。”叶修乐了,“小周你这是拿哥练手呢。”

对方抬起头,眼神里带了点不解,手底下却没停,落子狠辣,正点在白龙的腰眼上。叶修咧了咧嘴,针锋相对地回击过去。

按叶修的性格,一般情况下棋落了下去,嘴里也要跟着调侃几句才算舒服。在兴欣棋室里陈果围观他和魏琛或者方锐对局的时候因为这事没少翻白眼。可是面前这个对手,言辞沉默眼神认真,不管听到什么也就是专注地看着你,点点头或者摇摇头,能“嗯”一声就算是很积极了。即使是叶修这种散漫这么多年的人,对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也有点嘲讽不下去。

更何况,周泽楷的棋步攻势凌厉,也容不得他分太多心去想别的。

苏沐橙看着难得沉默的叶修,捧着茶杯默默地笑。

不是比赛,没有计时,这一局棋似旧还新,两人心态轻松地试探周旋,攻防之间闲庭信步,白子如落英缤纷,黑子若穿花蝴蝶,纷纷洒洒很是赏心悦目。苏沐橙早就拿出实现准备好的零食在一旁看着,笑嘻嘻地磕了半桌瓜子壳。

这一下就是几个小时,到后来盘上一条横贯上下的黑色巨龙张牙舞爪,同时揪住叶修的三块白棋,但同时也被这三块白棋围攻。叶修一子落下,呼应全局步步紧逼。周泽楷想了想,投子认负。

“复盘吧。”叶修表情轻松地最后吸了口烟,把烟屁股摁灭在桌旁的瓷碟中,开始收拾战局。周泽楷也伸手帮忙。黑白云子被二人渐渐分开,再看不出片刻之前的弥漫硝烟。

苏沐橙收拾完瓜子壳回来,趴在桌边笑眯眯地看他们讨论。说是讨论,其实只有一个人在说,另一个人默默地听,偶尔点点头嗯一声,或者皱眉表示意见相左,直接摆出自己的想法。只看表面的话,很像是刚入段的晚辈在听从师长的指点教诲——当然谁都知道不是,叶修空着的那只手一直没点烟就是证据。

“小周下得很松啊。”复盘完毕,叶修向后一仰靠椅子上,看向周泽楷,“准备留着劲头后天发力啊?”

“不是。”周泽楷连忙摇头,考虑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没有留。”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坚持缠斗下去的话,并非没有取胜的机会。但是在这比赛间隙的杨柳微风中,连斗志仿佛都被丝丝缕缕的慵懒缠绕,不争高下,不拼输赢,心情像阳光下眯着眼伸懒腰的小猫,只想安静享用这种在行棋间自然而然浮现的,纯粹而温暖的愉悦感。

明明是寸土不让的争棋,却能保有这样平和安宁的心境。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连自己都是有点惊讶的。

他抬眼看向对面。叶修收好了棋子,又点起了烟,被苏沐橙看到时用“今天最后一支”的连声保证换得女孩子的妥协后,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吸了一口。被夕阳渲染成金红色的烟雾袅袅缭绕,描绘出光线与风的轨迹。

察觉到周泽楷在看他,叶修扭过头,询问地抬了抬眉。周泽楷一向不擅言辞,更何况他也不觉得现在有要说些什么的必要。

于是他弯起眼睛,对着叶修微微笑了起来。

 

棋赛第三番开幕的时候,是个风和日丽的晴天。空气洁净,温度适宜,纯白的云絮在蓝色天幕上缓缓流动成羽翼的形状,太阳角度正好,透过玻璃将赛场映得一室明亮。

周泽楷身着正装端坐在棠梨木桌的一侧,而另一侧是他的对手。那个人实力强横,棋风百变,在这个新秀叠起的时代里,他执子十年,尚可一争顶峰。然而即使抛却“第一人”的称号,他依然有足够强大的存在感。跌宕起伏的经历,难以超越的棋谱,精彩绝伦的招数,他是无数人想战胜的对手,是无数人想追赶的目标。

他是传奇。

而现在,传奇手握白子置于棋盘之上,眼神认真,表情严肃。

“小周,”他说,“直接投子吧。”

周泽楷忍不住抿嘴笑了笑,拿出一颗黑子落在棋盘上。心底的一点似有若无的紧张已经消弭无踪。

叶修松开手,掌心落下一颗白棋。一黑一白两枚云子安静地躺在纹坪之上,熠然生光。

双方收起棋子,互相躬身行礼。周泽楷拈起黑棋,修长的手指在棋盘上方停滞片刻,翩然落子。

当这一步通过各种媒体流传到每一个关注者面前时,大盘讲解的苏沐橙惊讶了,千年网特邀拆局的喻文州惊讶了,所有棋迷惊讶了。连叶修都忍不住抬头向对面看了一眼。

十九路棋盘上唯一的点,不可复制的中心,生数之主。

天元。

初手天元的下法不是没有,但是并不常见——不如说是相当少见。这种下法对任何一个棋手来说都是双刃剑,用好了统率全局一呼百应,用得不好,不仅是将主动权拱手让人,甚至会在之后战斗中处处掣肘。围棋是以实地论输赢的游戏,为了确保胜利,很多棋手更愿意死守金角银边的格言,规避风险慢腾腾地铺地板,精确地计算每一步的得利。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棋风也并没什么高下之分。然而看多了缓慢坚实,却多少显得有些功利化的棋步,突然遇到这样大胆的开局,让叶修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而他看到面前的年青人也抬起头注视着他,墨色瞳孔温润坚定,如同棋盘中央凛然傲视全局的黑子。这是年青人特有的锐利朝气,以实力为基石,又被一次次成功不断砥砺,如掌上青锋匣中龙泉,不必出鞘,已有邀战的鸣响。

叶修笑了一下,提手落子。

针锋相对的着法。右上角,目外!

你既坦诚邀约,我便欣然迎战。

无需一个字,他便明白了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的全部想法。

 

但其实周泽楷并不是一直沉默寡言的。

据说他小时候还是挺活泼的。这个“据说”来自于他的母亲,本人是不怎么记得的。他只隐约记得那时候似乎是因为户口原因,在别的孩子都在幼儿园里结伴玩耍的时候,他却被出门上班的父母留在家里,抱着父亲的棋盘,一子一子慢慢摆着。后来户口问题解决了,然而他从幼儿园、学前班一直到小学,都在放学之后立刻跑回家里,有时候连作业也不做,就翻出棋盘打谱,或者做死活题。母亲柔声问他小朋友们一起出去玩不好吗,周泽楷只是安静地摇了摇头。

他不需要玩伴了。他已经找到了最好的。

单调的黑白二色伴着棋子与木盘敲击的轻柔声响,构筑了他五彩斑斓的童年。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被S市棋院一位棋手选中,询问了他和父母的意愿后,收了他做为内弟子。

到了棋院后周泽楷才知道,他的老师早已拥有大批学生,其中不乏闯入过国内外大赛的佼佼者。因此,很多望子成龙的父母宁愿咬牙承担着高昂的费用,也趋之若鹜地把孩子送到他的道场来。

但是周泽楷是不同的。他不必缴纳学费,也不必参加道场的那些与棋无关的杂七杂八的活动,作为被挑选的弟子,这个俊秀的少年甚至得到了比其他学生更多的,来自年长的师兄师姐们的照顾。

或许那些人都是好意,但这样的举动却不知不觉地,在他和其他学生之间划开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慢慢地,不再有人拉着他去食堂吃饭,除了规定的对局之外没人坐在他的棋盘对面,其他人的谈话对他而言只是嗡嗡的背景音,他不知道具体内容,因为没有人会告诉他。

周泽楷不是意识不到这些隔阂,但他实在太缺乏和人交往的经验,即使想要融入别人也不知该怎么做。他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更加勤奋地对局、打谱、复盘,让自己变得更好。

这让他的棋力一日千里的增进,让他收获了道场对局中高的可怕的胜率,也让他与其他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当周泽楷的名字开始在棋院的职业棋手间传播开来的时候,拥有这个名字的本人却日复一日地沉默下去。

十四岁那年周泽楷入段,他的老师特地为他举行了一场庆宴。客人中除了他的父母,棋院相熟的老师,还有行政方面的领导。饭桌上宾主尽欢,领导按照惯例祝贺了这位S市最年轻的职业棋手,表达了众人对他的期许,还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

然而宴会的主角只是呆呆地站在饭桌前,除了重复的“谢谢”以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领导有些尴尬,打着哈哈说年青人沉稳些是好的,但也不要太沉稳嘛。众人随着笑了笑,这事就算揭过了。周泽楷看了看宴会上一张张应和的笑脸,默默地低下头。

他并非不愿意说话,只是已经不知道该怎样用言语表达。

比起说话,他更愿意用手中的云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在黑白的战场上他与对手的思想裎裸相见,面对面地碰撞、交锋,有互不相让的凌厉,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更有故友至交相逢携手,遍览名山大川的睥睨意气。

以棋代语,得意忘言。

就如同他现在正在做的一样。

 

黑棋的第二手是与白棋对角的目外。他发出的战帖,叶修既然大步上前,他便更无退缩之理。两颗棋子隔着棋盘正中的北辰遥相对峙,明白无误地宣告了二人蓄势交锋的檄文。

对此,叶修的应对是再一个目外。不过两手棋,却已经遥遥结成阵势,退可安营扎寨,进可逐鹿中原。

初手天元,三子目外。这在当代比赛中已经是难得飘忽的布局,简直可以想见之后会有怎样的悬空战迸现。可周泽楷还不满足这样的步调似的,第五手,剑指边星!窗外没有一丝风,整个屋子里的空气却仿佛随着这一子流动起来。黑阵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骤然膨胀,星辰开始转动,缓慢而坚定不移,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让它停下。

叶修想了想,抬手占据了最后一个角的目外。这可是在敌方大本营里悠然自得了,若不能处理好后花园这朵小火苗,黑棋结成的是庞大阵势还是只剩层皮可不好说。然而周泽楷并不响应,直接长驱直入捣入白棋阵仗,如网友们送他的绰号“枪王”一般,身手利落,战意十足。

火力很盛啊,小周。叶修翘起嘴角,笑纳了这块被让出来的角地。

借着这样的步调,周泽楷趁势捣毁白棋势力,叶修也把黑棋后方撞得一塌糊涂。双方都有所斩获,又都说不上立足已稳。而就在这时,叶修借之前打入一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挥军直逼中央天元!

一方来势汹汹,一方奋起迎击。这场在一开局就被周泽楷蓄意挑起,而叶修也并未刻意规避的战斗,终于开始了第一次的正面交锋。

接下来的局面让关注这盘棋的所有人都大呼过瘾。棋盘上明明只有有限的十九路纵横,却被二位棋手用强大的计算力和想象力勾画出有如浩瀚宇宙的广阔战场,黑白云子星罗云布缠斗不休。一子起落,则又是一处硝烟砰然迸发。光芒耀熠而起,结出的刹那华彩令人不由目眩神迷。

碰。扳。断。打。

攻击。防守。反抗。

来如雷霆收震怒,天地为之久低昂。

黑白二色的大龙在盘上纠缠撕咬,形成了复杂难解的超级对杀。风起云涌,潮生潮灭。叶修不是没有采用过豪迈的弃子战术,光是对手屠龙负的场合就有两回。可这次连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周泽楷的每一步都能带来足够强烈的压迫感,他必须竭尽全力还击。

不可能留力,这不是还可以游刃有余的场所。手边就是刀剑,满盘遍布陷阱,他们在万仞悬崖上对峙游走,一步踏错则全局皆墨。然而没有人小心畏缩,没有人如履薄冰,即使是刀丛中起舞依然大开大阖,武勇奔放。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战意澎湃如骄阳下炎热明亮的沙漠,只是看着,就仿佛能感觉到烈烈的风。

 

——不墨守成规,不拘泥定式,以出色的大局观掌控局面,辅以强大的计算力,叶修九段和周泽楷九段的对局已经超脱了比赛的束缚,或许也超出了他们自己曾经表现出的能力。这场对局没有败者,无论最终胜负如何,都会给我们留下值得击节赞叹的名谱。

——这,就是第一人的气象。

即使一向以态度冷静客观、评论言简意赅著称的喻文州,也忍不住在棋局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敲上了感性的大段评语。

而随着棋盘上的收束定型,局势已经渐渐明晰。激战未几,坪上已然一片断壁残垣。两人的实地只能用少得可怜来形容。而中腹互相缠绕的近百颗棋子,孰生孰灭,竟仅仅决定于一个劫。

一个特殊的劫。

棋劫本身就是劫材,一旦开始便无法终止。

周泽楷提子,则叶修做两眼;

叶修消劫,则周泽楷成活形。

看清这个劫的一刹那,观棋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他们自第一手开始,眼见着荒袤宇宙中一颗一颗,渐渐遍布闪耀星辰。他们一同见证新星诞生时炸裂的光,见证流星消失后倏忽的暗,他们期待的惊世之战如约打响。

而后——

天道流转,生生不息。

长生劫。

 

叶修抬起头。几个小时竭心尽力的鏖战让他双颊绯红,颈后布满了细碎汗珠。对面的周泽楷也没好到哪去,柔软的黑发被汗水沁湿,打成几缕粘在额头上。然而四目对视,他们在彼此眼中都没有看到丝毫疲惫,只有无尽的兴奋和欣喜,以及棋逢对手的酣畅淋漓。

“居然成了这个结果。”叶修笑着敲了敲盘面,“那就,这样?”

周泽楷点了点头。

围棋对局中禁全盘同型。按规定,一旦形成“长生”,必须由一方变招。但显然他们二人都不打算这样做。胜负未分,可已经是足够的好胜负。想要表露的自己,想要接收的对方,都在这局和棋中毫无阻碍地达成一致。

这就是棋,他们所爱的棋,伶仃漂泊、孑然独立也想要追求的棋,即使跌落云端也不愿放弃的棋。

一代一代传承着,继往开来的棋。

 

微风拂过,一片轻红花瓣自枝头跌落,穿过对局室松鹤图样的窗棂,正正落入黑白分明的满盘云子。

窗外杨柳摇曳,蓬蓬勃勃一派春光。


-The End-


注:本篇决胜局序盘的描写借鉴了伯翔Xu《新布局史话——棋盘上曾经属于天才的时代》一文中安井算哲vs本因坊道策的开局。该文内容详实,文笔幽默,在此推荐给所有对围棋感兴趣的读者。

评论(5)

热度(27)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