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局 · 长生(周叶)(上)

· 棋手设定。OOC注意。

· 括号中是对局者,非CP。(当然您要认为是CP我也不介意……

· 围棋相关叙述是作者想当然,如有bug请务必指正,多谢!


~~~~~~~~~~~~~~~~~~~~~~~


叶修和周泽楷的三番棋,最终被定在风景如画的桐乡。

 

关于这两人孰强孰弱的争论,自周泽楷在大赛中亮相以来,一直就没有停过。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先是以三段之身在梦山茶杯把卫冕冠军王杰希九段拉下马,后又在次年围甲中击败G市蓝雨主将喻文州,接下来马不停蹄地拿了个世界冠军直升九段,崛起之速令人瞠目结舌。

反观叶修,有几年受嘉世队整体低迷影响,在国内积分排名不断下滑,六星杯国际大赛本赛一轮游之后,更是突然递交了休赛一年的申请。等到很多人认为这位大神已经过气的时候,他却换了个名字,率领着一只不知从哪里东拼西凑起来的队伍杀回围甲联赛,一拿就又是两个冠军。

两人交手几次,互有胜负。因此,虽然周泽楷现任“第一人”的名号已经打响,还是有很多人更看好牢牢把持着“斗神”名号的叶修。

从比赛地点就可以看出,这场三番棋的表演目的远大于竞技目的。与其说是为“谁才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人”这个问题下定论,不如说是棋协顺风抛出这样的噱头。据说本来是打算定成十番棋的,由于二人(尤其是周泽楷)国内国际的赛程都比较紧凑,才改成了三番。

与周泽楷相比,叶修胜在经验丰富,十二年鏖战,同期入段的棋手大多已经退居二线,连韩文清都露出疲态,他的算路却好像并没有明显减退,看不出受到年龄的太多影响。只是,即使是他最铁杆的粉丝,也不敢说叶修能把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状态一直持续下去。

而周泽楷的优势除了年轻,还有——说起来有些好笑——他的脸。

不要小看相貌的作用。就算“棋坛第一人”这一点还有争议,“棋坛第一帅”这个称号他可是老早就坐实了。每一次对局,千年网的直播都会贴出对弈者的照片。那些照片固然都经过了艺术加工,绝不会有一眼大一眼小的惊悚图片呈现,可这也挡不住粉丝,尤其是女粉丝们每逢周泽楷对局时必围观,一进房间就在那张彷如明星写真的脸上砸千年币刷满各色小花的举动。

对此棋协主席冯宪君表示喜闻乐见。

为什么不呢?在对大众的宣传和推广方面,叶修下了十年棋才做到的事,周泽楷用一张脸就做到了。

 

即使是除了围棋对其他事都不怎么上心的叶修,也对着棋枰对面那张据说360度无死角的脸在内心啧啧赞叹了一下,才伸手抓子,猜先。

周泽楷猜错,两人交换棋钵,互相行礼。

赛前已经有很多人预测这会是一场精彩赛事,但没人想到只是第一局就观众大呼过瘾。叶修以亦攻亦守的中国流开局,周泽楷则应以二连星。二人以快打快,比着赛似的扩张模样,到后来竟成了互破之局。中盘对攻难分高下,一直拖进了小官子。最终周泽楷技高一筹,三目半胜叶修。

第二日黑白互换。周泽楷开局即弈出新手,叶修应对不够简明,以致之后的行棋看起来多少有点勉强,争斗告一段落以后白棋已然落后。就当关注这一对局的人惋惜地感叹“难道要被零封”的时候,周泽楷一着不慎给了叶修机会,后者借机发力,鬼手迭出,竟然硬是聚拢全盘残兵,以一种诡异得难以置信的手法劫杀了周泽楷的大龙。中盘胜扳回一城。

第三局定在两日后。既是留给两位棋手的休整时间,也是借用媒体宣传,最大程度地吊起了棋迷们的好奇心。两日之内,各种媒体途径风起云涌,网络上更是沸反盈天。会下围棋的人翻出二人的棋谱、胜率、棋风说话,百家齐鸣地预测这场比赛的结果;不太会下围棋的又是送上祝福又是真诚希望,也对这一场高水平对决欢欣不已。还有一部分游离于主流之外的新晋粉丝高呼着“周叶王道”“勿逆我CP”诸如此类莫名其妙的口号,一时间砖头与口水齐飞,话梅共瓜子一色。

而身处话题中心的两人对此茫然不知。叶修在休息日第一天就被苏沐橙一大早从房间里拉出来,走在青石路上的时候还一个劲地打呵欠。

“没精神了吧?叫你昨晚熬夜复盘。”苏沐橙笑嘻嘻地数落他。

“啊。”叶修半睁着眼从兜里掏出烟盒,抖了根烟出来,叼着点燃,“昨天小周那一手真是厉害,我摆到两点多,才勉强找出一点头绪来。”

“两点?”苏沐橙皱眉,“我十二点过去叫你睡觉,你不是答应了吗。”

“咳……说漏嘴了,”叶修摆了摆手,“那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不把那几步想明白,哪睡得着啊。”

“哼。”苏沐橙撇撇嘴,“决定了。以后我都这么办,没有比赛的时候就跟着你,就当旅游了,天天监督你按时睡觉……隔半小时敲一次你的门!”

“张新杰啊你。”叶修看了她一眼,“还半小时敲一次门。那就算是睡了也被你敲起来了好么。”

“嗯你提醒我了,下次我要是有比赛就找张新杰来看着你。”

“张新杰会特地为这种事打乱他自己的计划?我又不是老韩。”

“那就换别人。喻文州!要不然黄少天,吵死你!”

“你这是让人睡觉还是不让人睡觉啊。”

溪河阡陌的江南小镇,阳春三月里翠堤烟柳正有新芽蓬蓬勃勃地抽发,连时间也温吞得像是这里的和风。白色的石墙后面,不甘寂寞的桃杏喷薄出一片细碎花雾,满目的柔粉嫩黄。二人走上沿河铺设的石板路,头上竹制的房檐遮住半边蓝天,倒映着天光云影的小河蜿蜒流淌,不时有载了游客的乌篷船从身边欸乃而过。

苏沐橙从见到游船的一刻起就不住地左右张望,显然是在找码头。过了一会找到了,拉着叶修就往前跑。叶修没什么兴趣,不过也不想扫她的兴,都掏出钱包准备买票了,苏沐橙却停了下来。

“怎么?”叶修咬着烟,含糊地问了一句。苏沐橙回过头无辜地看着他,指了一下前方的游客码头。

之前被店铺挡住视线,叶修这才看到码头的样子。一旁的水上停着几条船,岸上辟出一块平台,立着根四方的木竿子,上面一串有点褪色的红灯笼迎风招展。为了应对旺季纷沓而来的游客,码头用几段花纹精细的木栅栏圈出弯弯绕绕的空间,让等船的客人们能排出足够长度的队,又不会挤占其他人游览的街道。

而叶修和苏沐橙面前那条都快甩到售票处的长龙,足以证明这种措施是多么明智。

“呃……要坐吗?”苏沐橙看了一会,可怜兮兮地把问题抛给叶修。

叶修看了她一眼,知道苏沐橙这是有点打退堂鼓,但是想坐船的念头又没被完全打散。便摊摊手:“去呗,反正也没什么其他事……诶那不是小周吗?”

在队尾不远的地方站着的人正是周泽楷,正和排在他前面的一个女孩子聊着天。说是聊天,其实只是女孩子一个人叽叽喳喳地说,周泽楷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听着,偶尔“嗯”一下,没什么表情。听到叶修的声音转头看过来,脸上顿时露出“得救了”的笑容,连眼睛好像都亮了。

叶修叫周泽楷的时候苏沐橙“哎”了一声。二人站在原地看着周泽楷抱歉地笑了一下,回身挤出队伍,径直跑过来。那女孩看向叶修的眼神像是想把他咬死。

“啧,小周你怎么过来了。”叶修遗憾地叹了一句,“不愿意坐的话把地方让给沐橙多好。”

“我才不要。”苏沐橙抱着双臂连连摇头,“要是过去了非得半路上被推河里不可。”说着又换上一脸促狭笑容,对叶修说话,余光却看着周泽楷,“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的知不知道啊,叶修大大?”

“切,”叶修吐出一口烟圈,“你怎么不说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周泽楷被苏沐橙笑得连耳朵都红了。呆了一会,好不容易等到苏沐橙不笑了,他端正了站姿,向叶修微微鞠了一躬:“谢谢前辈。”

苏沐橙刚刚收起笑容,看到他这举动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周泽楷你逗死了……你这么认真道谢信不信他会趁机让你后天放水啊?”

“不会。”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泽楷已经先答了出来,“前辈对棋……很认真。”

“……听到没有,”叶修闻言立马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义正辞严地对苏沐橙道,“棋赛是能开玩笑的吗?以后别说是哥带出来的,丢人。”

苏沐橙转过头吃吃地笑个不停,叶修也没再理她。这船是坐不成了,三人也没什么计划,继续沿着河岸慢慢走着。这地方早就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一路都是卖民族风饰品的店铺,苏沐橙左顾右盼的,见到感兴趣的就钻进去游览一番,后来看上了一根木簪子,在脑后比划了半天。开店的姑娘本来在拿五色线缠一枚戒指,见状起身去教她。说说笑笑学了半晌,苏沐橙头上别着一根手里拿着一根出了店门,却找不见另外两个人。

苏沐橙站在原地张望了一会,看到巷子里聚了一堆人,最边上一蹲一站的两个,不正是叶修和周泽楷么。

景区只包括沿河部分,这些小巷子里大多是本地居民,一般游客也不会随便走进去,倒是清净得多。墙角处两个老人摆开棋局,黑白两色的棋子排兵布阵厮杀正酣。这种地方也用不着讲究什么“观棋不语”,旁观者围了一圈指指点点,有的直接支上招了。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棋局上,居然没人注意两位职业棋手混迹其间。

苏沐橙走过去拉了一下叶修的衣角,叶修直起身,看看她没说话,指了指棋盘示意她看。苏沐橙伸着脖子看了看。街边偶遇,她也没想着能看到什么高精彩对局。这俩人也真没让她失望,虽然水准平平,难得错进错出默契十足,这个走缓了那个立刻错一步,那个少补了一手棋这个马上莫名脱先给他补救的机会,两人对攻了一百五六十步,一直不分上下。叶修眼睛看着嘴角窃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沐橙无奈地挑眉看他一眼,又看了看周泽楷。这人看得还很专注。

不多时一局终了,对局的两人开始点目,观众们不说话了,等着最终胜负。叶修三人自然是早就数清楚了,也不再看,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巷子里容不下三人并行,周泽楷不做声地停了一步,让叶苏二人走在前面。

“这种地方也有人下棋呢。”苏沐橙笑道。虽然近几年因为国家整体围棋实力水平上升,连带着民间学棋的人也多了起来,但归根到底这还是一个小众项目,随便一出门就能碰到对局的场面,可真是不多见。

“可能是因为这两天的棋赛吧。我围观的时候还听到有人说昨天小周的新手来着。”叶修乐了,“其实吧,看这种棋要比看职业水准的有意思多了,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突然走出什么样的棋。跟包子似的。左边白棋打出了个惊天大勺,把我都吓着了,黑棋居然没看见。”

“打勺”是围棋界的术语,指对局中弈出恶手或者昏招。三人都是顶尖棋手,这种错误基本上是不会犯了。不过叶修一旦和黄少天凑在一块,也经常会把对方的随手拿出来调侃。当然,这种谈话一般都是以后者炸了一身毛转身给他家队长打电话/发短信诉苦而告终。但黄少天却一直乐此不疲,苏沐橙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听着身后没有声音,苏沐橙回头看了看。面容俊秀的青年沉默地跟在他们后面,眼神放空,看起来比平时更呆了。

“周泽楷?”苏沐橙伸手在他晃了晃,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撞在她身上,“想什么呢?”

“呃……”

要周泽楷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地回答问题那可是太难了。好在这一次虽然江波涛不在身边,叶修替他回答了:“小周是想下棋。”

“嗯。”周泽楷语调轻快地表示了肯定。


-TBC-



评论(6)

热度(25)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