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局·不胜(张叶)

· 棋手设定。OOC注意。

· 括号中是对局者,非CP。(当然您要认为是CP我也不介意……

· 我觉得我不是在写围棋背景的全职同人,而是在写全职背景的围棋同人……



叶修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张新杰的情形。

当时正是八月,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便是临海的 Q市也不能免俗。叶修(当时他还叫叶秋)一身臭汗地从床上爬起来,被子早就踢到地下了,连人都忍不住跟着滚到地板上乘凉。他迷迷糊糊地发了一会呆,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明明上午还一切正常,只是睡个午觉屋子里就变成火炉,床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前台打来的,就该楼层空调突然集体故障一事致以诚挚的歉意,并承诺会尽快进行维修。
挂断电话,叶修对天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和张佳乐住一层肯定没好事。

冲了个凉,捞起毛巾擦干头发,叶修从行李箱里抽出 T恤和休闲裤套上,径直去了对局室。
时间还早,赛场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棋具倒是早就准备齐全,计时钟和选手名牌分列在棋盘两侧,黑白两色的云子在灯光下闪着温润的光。空调显然已经开了很久,室内的气温和湿度都很适宜。叶修大大咧咧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坐,瞥了眼对面的名牌。
张新杰三段。
叶修听说过这个名字。东道主霸图队新进棋手,入队不久就和韩文清一同被视为主心骨。韩文清去了L市参加牡丹杯,他就代表霸图来到了这里。不过, AB组分属两个赛场,在决赛之前都不会有交集,因此叶修也从来没见过那个人。
希望能下出好棋。叶修靠上椅背闭目养神,脑海里划过这样的念头。
叮——
开赛前五分钟的提示铃响过,叶修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他睁开眼睛转头一看,顿时感觉头上的汗又要下来了。
虽然开了空调,但毕竟要照顾室内一身短打的棋手裁判记谱员,温度其实并不是很低。可来人穿着全套黑色西装,脚踏同色皮鞋,白衬衫的立领熨烫得一丝不苟,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居然还打了领带!
叶修觉得头有点晕,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抓子猜先。对着张新杰摆出的一颗黑子,叶修伸手将五颗白子挪成两对一单,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我说……你不热吗?”
对方将黑子扔回棋笥,透过眼镜看了他一眼。显然不打算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十七之四。小目。正统得不能再正统的开局。

 

半决赛之后,叶修曾经特地去找张新杰的棋谱看过。总体感觉坚实缓慢,平淡质朴,没有神来之笔,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错着。心底其实是有点奇怪的,这种无趣得如同白水的步法,如何能让张新杰积累了这么高的胜率和人望。
而这一次,他终于亲自拿到了答案。
只看网上流传已久的“斗神”绰号,就知道叶修最擅长的套路是攻棋。但他的棋风却又不像韩文清那么大刀阔斧粗暴直接,而是灵动飘逸,千变万化。有的地方看似闲笔,走了十几步却变成了妙招;有的地方似乎是破绽,但对手若攻进去了,才知道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但是这些招数,在张新杰面前统统打了折扣。
这个人自序盘开始便不紧不慢地铺着地板,任叶修迅速扩张领域插棋掠地,他始终不为所动。百般挑衅他不理会,想占便宜统统给你,抛出饵食也绝不上钩。他坚持每一步都是正手,每一着都避免失误,就这样一目一目地,将叶修精心攫取的优势渐渐蚕食干净。
本就是30秒一步的快棋赛,就算张新杰每一步都卡在第28秒上,一个半小时以后局面也进入了终盘。叶修尝试着收了一会官,算出自己加上贴目以后正好输半目,就干脆利落地投了子。再次互相行礼之后眼见着对局室外的记者们要进来,他摆了摆手便一溜烟跑了,留下还等着和他复盘的另一人呆坐当场。

 

傍晚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胜过满天繁星。 Q市早就打出了旅游城市的名号,夜景自然是一等一的漂亮,街旁的小饭馆大排档也是灯红酒绿人满为患,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而一墙之隔的酒店内,日光灯明晃晃地照着房间中央的棋盘棋笥,和一个端坐落子的人。隔音效果良好的落地窗将所有喧嚣繁华排挤在外,唯有云子和木质棋盘敲击的清脆声响时不时地在寂静的空间中回荡。像是单调规律的潮,一次次冲刷着闹市中的孤岛。
比赛提供的住宿时间是对局当天加上前后两日,给足了外地棋手游玩时间。张新杰一向对这种娱乐活动不感兴趣,不过这里毕竟安静,没人打扰,所以也就没有回棋院。
他在复盘。下午的棋局虽然赢了,但他还有几个不满意的地方,想趁着思路连贯的时候多摆出几个变化尝试一下。
可惜他的思路很快就被敲门声打断了。门外一身松松垮垮休闲装、叼着烟的,正是本该在对局完毕就和他复盘的那个人。
“哟,新科冠军,复盘哪?”对方探了探头,穿过他肩膀看到了房间正中的棋盘,“也不差这一晚上吧?不出去走走?”
张新杰被烟味熏得皱了眉头,赛后被放了鸽子的怒气本来已经淡了,这会又重新涌了上来,连带着语气也生硬了几分:“抱歉。我不想去。”
“诶别这样吧?我第一次来 Q市,要出门也得有个向导你说是不?”门外的人还在胡搅蛮缠,却在一旁的垃圾桶上把抽了一半的烟熄了,“你看现在老韩不在,只有你是本地人,又刚拿了冠军,就算不尽地主之谊也该安慰一下失败者受到伤害的幼小心灵?”
张新杰无语。面前的人对他来说算是棋坛前辈,更是横扫围甲为嘉世拿下三个冠军的明星人物,又坚持神秘主义绝对不接受采访,平日在其他棋手间口耳相传的都是他如何高贵冷艳力压群雄,结果真正一见面,这个……究竟算什么啊?
看他没动,叶修又换了个攻势:“比赛之后没跟你复盘是我不对,跟你说句对不住。这样吧,你陪我出去,回来以后我再陪你复盘,怎么样?”
张新杰轻轻挑了挑眉。他虽然有些介意赛后的事,但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对方既然已经道歉(虽说语气里诚意多少有待商榷),他也就乐得直接下台阶。更何况,如果能和叶修一同复盘,确实要比他自己殚精竭虑的揣测要有效率得多。
“好吧,一言为定。”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着面前这个看不出受到过丝毫伤害的人说道。

 

“就是这里?”

叶修站在一家店铺门口,扭头看向张新杰,诧然问道。

“棋院有外地客人来的时候,都会带他们来这里。我见过一次。”张新杰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叶修又抬头看了一眼,古色古色的木质匾额,端端正正的几个大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Q市特产专卖店】。

把张新杰从酒店里拉出来,叶修提出的唯一一个目的地就是“可以买到带有Q市特点的礼品的商店”,原以为张新杰在这土生土长了十八年,就算不对这座城市每一个角落都知根知底,这种程度的要求总不在话下。结果虽然被带到了这个从概念上来说无比正确的地方,可是——这么官方的商店他自己问问路也能找的到好吗!

“……没。”叶修叹了口气,认命地推开了店铺的门。

正是旅游旺季,即使是这种正统死板的专卖店里,依旧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各类产品被裹在色彩斑斓的包装袋中,好像等着顾客们顶礼膜拜,被顶灯照出明晃晃的光。张新杰跟着叶修挤过熙熙攘攘的海鲜区,在卖茶叶的柜台前停了下来,拿起一罐淡青色的竹叶茶看看,旋开盖子闻了一下,皱起眉头上下打量。

“你喜欢茶?”张新杰问了一句。

“我的话,算不上吧。不过身边有人很喜欢,又总是隔一会就端过来一杯,喝着喝着就习惯了。”叶修依然看着茶罐子,“那丫头前几天刚升上二段,吵着要礼物。这种茶的味道和H市那边的不太一样,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女朋友?”张新杰做出自认为合理的推断。

“妹妹。”叶修抬起头,嘴角挑出柔和的笑意。

叶修到底还是买下了那罐竹叶茶,连带着挑了一个造型简单的贝雕。半弯月亮斜斜挂在天上,眼前的风有咸腥的味道。

回酒店的时候他们被前台拦下,一人塞了一罐啤酒。似乎因为最近正是Q市一年一度的啤酒节,酒店也联合旅游部门作出宣传。

“你能喝吗?”叶修看了一眼手中的易拉罐,又看了一眼张新杰。

“啤酒能喝三杯。”张新杰估计了自己的酒量后回答。掏出房卡刷开门。

叶修耸了耸肩,换了纸拖鞋后走到屋子中间一直没动的棋盘前,咦了一句。

“打算弃子?”

张新杰关好房门走过来:“想看看如果弃掉那两子的话,局面能不能更简明一点。”

下午的对局中,尽管张新杰步步为营,构筑了足够厚实的防御,叶修还是以一种近乎暴虐的方式强行点燃战火。拼杀中白棋曾一度攻进黑棋阵营,而且差一点就割下了足有五目的一角。张新杰在那里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与叶修硬碰硬,选择连回自己的棋子。从结果上来说这一步说不上是错,但在刀光剑影的中盘,确实是显得有点缓了。叶修抓住机会左冲右突,让张新杰后来又费了好大力气才重新稳住阵脚。

晚上在房间里,他从那一步开始试了几种方法,一时看不出如果当时弃子会不会让自己获得什么优势,也就是个不过不失而已。

“唉,可惜可惜……”叶修叹了口气,夸张地摇了摇头。

“怎么?”

“可惜你当时没弃,不然我赢定了。”叶修顺手啤酒罐放在桌子上,也不坐下,双手并用拿起黑白云子噼里啪啦摆了几个变化,都是白棋更优的局面。

“唔……”张新杰走到他对面,思考了一会,撤了几颗棋子,又放了颗黑棋上去,“如果我在这里开劫呢?”

“我劫材不利。”叶修在椅子上坐下,“不过我可以在右上角形成转换,还是不亏。”

“这种下法……”张新杰疑惑地看了一眼对方。

“像老韩的,是吧?”叶修漫不经心地笑笑,说出对方没出口的疑问,“对,就是学他。虽然那种横冲直撞的风格太容易看穿,但是有时候还挺有效的。”

“容易看穿?”张新杰摇摇头,“就算能看穿,不是照样没办法么。”

韩文清是力战派,棋风和性格一样强硬直率。不像叶修时不时设下个小陷阱,他亮出的拳脚都在明处,看着好躲,但是真正对局时很少有对手能在整盘压迫下游刃有余,往往勉力支撑几步,最终也免不了败局。张新杰在队内练习的时候对韩文清的胜率简直是一塌糊涂,后来时间长了,渐渐适应了对方的风格,才能隔三差五回以颜色。

“那家伙真是……啧啧。”叶修也摇了摇头,“话说回来霸图怎么会把你招过去的?风格不对啊!”

“哦?”张新杰挑眉笑,“怎么说?”

“你看韩文清季冷那几个,哪个不是每次开局象征一下占个角,心急火燎地就扭着你打?不想打还不让,简直疯了。所以说……”叶修突然抬起头,脸上摆出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你在霸图是没前途的,考虑考虑,来嘉世吧!”

“呃……”没想到会被这么直接地挖角,张新杰很是愣了一下,考虑着怎么婉拒才比较不伤颜面。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对面的人已经噗地笑出来。

“怎么样,”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考虑好了没有啊?”

“考虑好怎么拒绝了。”张新杰性格再认真也看出来对方只不过是玩笑,也没生气,回了一句就把严重歪楼的谈话拉回正题,“你的这步扳有点过分吧?”

叶修伸头看了看:“搅局而已。当时想着你要是断过来,我正好顺势缠上,怎么说也能找回点场子。可你不上当我也没办法啊。”

“太无理了。”张新杰皱眉。

“是你太无趣。”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吐槽。

一直以来围棋都被看做是修身养性的工具,似乎只要正坐落子就能让内心安宁平和。但事实上对弈时双方激烈拼杀,局势大起大落,只有完全冷静下来,毫不计较得失成败,才能精确地计算每一步的取舍。只是,对局者毕竟生活在红尘烟火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简直凤毛麟角。之前的一位以波澜不惊闻名的棋手,甚至以“佛”之封号留存于传奇。

而今天。叶修想。说不定自己就看到了传奇的影子。

他曾沉醉在纵横十九路的棋谱中,痴迷于那些镇觑挖虎、星目天元,为此甚至不惜离家出走。对他来说只要可以下棋就是幸福的,只要和不同的人对局就能从心底兴奋起来。他见过苏沐秋的灵活百变,韩文清的气冲山河,魏琛的猥琐狡诈,张佳乐的纷乱优雅,他们都是风格足够鲜明,即使只见过一次就能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这一次,他的列表上又多了一个张新杰。

任你骇浪惊涛,我自岿然不动。四平八稳,水波不兴。这固然是性格使然,但也从另一个方面展示了张新杰的自信。

从某种角度来说,张新杰其实是最适合霸图的人。他建造起无懈可击的堡垒,然后一路摧枯拉朽,野火燎原。

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这种下法,太有趣了。这个人,太有趣了。

简直对再次相遇迫不及待了!

下一次的你,一定会带来更精彩的对局吧!

 

叶修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面对着从棋盘上抬起头来的张新杰询问的眼神,他看了一圈,没找到太合适的东西,干脆拿起了桌边的啤酒罐,举起来向对面遥祝了一下:“叶秋九段,恭喜张新杰四段获得冠军。”他勾起手指,在清脆的“嘭”声中打开拉环,仰头灌了几口,抹了抹嘴边的泡沫,一扬头,深棕色的瞳孔在灯下熠熠发光,“我们围甲见!”

“……谢谢。”张新杰下意识地道了谢,想了想还是纠正说,“虽然这次的冠军有直升一段的奖励,但是棋院还没正式下决议,所以我还是……”

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桌子对面前一刻还是精神抖擞的人打了个嗝,眼神迷离地迅速瘫在椅子上。

“……三段。”他喃喃地吐出最后两个字。

还好酒店是标准间,正好多出一张床安置醉倒的叶修。张新杰收拾好棋子,拿起那罐打开的啤酒摇了摇——好像还剩一半多,是喝了多少?

等他洗漱完毕换上睡衣,无意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正指着十二点半。

居然这么晚了?张新杰无奈地叹了口气,躺上自己的床。

 

后来霸图拦截了嘉世的围甲三连冠,但叶修没能和张新杰交手,他被季冷屠了龙。之后几年的赛事安排中二人阴差阳错,居然再也没有机会正式对局。再次相遇的时候张新杰早已成为霸图副队长,叶修也改回自己的真名。

当年的少年意气不会重现。叶修再也没做过兴致一来就把自己灌醉的事,张新杰也再没有破坏11点准时睡觉的行为。

不过在棋手们聊天时有人提及叶修的“一杯倒”时,他总会推一推眼镜,认真,仔细,一丝不苟地纠正道:

“是十分之八杯。”


-The End-

评论(13)

热度(27)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