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星(双叶)

· 棋手设定。OOC注意。

· 括号中是对局者,非CP。(当然您要认为是CP我也不介意……

· 围棋相关叙述是作者想当然,如有bug请务必指正,多谢!


蝉声纷乱,日头正毒。刚过了午餐时间,大部分人都回家午休去了。这个时候还待在兴欣棋室的,多半是爱棋成痴的常客。对新来的雇员蹲在墙角掏着烟,被老板娘连声训斥的场景见怪不怪的那种。

“一支,就一支,”蹲在墙角的人一边努力护着手中的打火机一边说,“抽完这根我就去给小唐和包子复盘。”

“鬼才信你的‘一支’啊。”陈果怒道。这人上回和乔一帆下让子棋,下到一半自己偷溜出来说抽一支烟,结果一包都快抽空了还不回去。乔一帆是老实孩子,枯等了好久也连连摆手说没关系,却把陈果气的够呛。这一次,可绝对不能重蹈覆辙了。

 “你好……”门口传来犹豫的招呼声。

陈果扭头看了眼。是个高个子的男人,西装革履,站的角度太巧,脸藏在背着光的阴影里,看不清楚。

“找个地方坐吧,”她没怎么在意,随口道,“想和谁对局也行,打谱的话可以去那边的书架上找。抱歉我这边先处理一下,马上就来。”

这边蹲墙角的还在负隅顽抗(“训练室又不能抽烟啊你让不让人活”),虽然是大神,但陈果和他相处久了,曾经闪瞎眼的光环早就崩塌到渣都不剩,只想着怎么把人拉回去好好复盘。

“嗯……还是打扰一下。”

刚刚进门的声音这次响在了耳边。陈果有点歉疚,想着怎么也不该怠慢客人,便转过头——

看清了样貌,然后呆在原地。

“不好意思,”来人彬彬有礼地笑道,“你要‘处理’的那个,是我哥。”

而蹲在地上的那个终于得空点了烟,深深吸了一口,站起身来,带着“终于活过来”的表情对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招了招手:“唷,好久不见。”

 

复盘自然是没法进行了,陈果也总不至于看人家亲兄弟来了还拖着人训练。收拾出一个雅间,摆上茶水,留那两人叙旧。

一开始似乎有些争吵,陈果路过雅间门口时还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劝一劝,可没过多久房间里就安静下来,传出了棋子敲击榧木盘的声音。

既然是棋室,当然每个房间都摆着棋具。陈果腾出地方让兄弟二人叙旧,也没特意把棋盘给收了。看样子这两个人,是谈着谈着就下起棋来了?虽然叶修一向神秘,连媒体也爆不出什么料来,但网上关于他的各种八卦早已铺天盖地。现在看来,至少“出身围棋世家”这一点,应该是靠谱的。

陈果笑了笑,没打扰他们,跑去前台招呼其他客人了。

这二人一下就下到红日西沉。陈果在外面订了饭店,和唐柔包子等人说好了为叶秋接风,这才走到雅间门口,敲了敲门。

拉门很快就开了。叶修对她点了点头,转身回到棋桌旁坐下,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嘲讽表情:“这么多年没见,好像也没什么进步,啊?”

叶秋倒是一脸平静的微笑:“下次让子吧。”

“哦?”

“三子。”

“开玩笑呢吧你小子,我能让你三子?”叶修挑眉,“不让,爱下不下。”

陈果在一旁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内心已经惊涛骇浪了。这是谁啊,叶修!虽然平时懒散了一点无耻了一点没下限了一点,但是三冠在手可是实打实的,关于他和周泽楷到底谁是棋坛第一人的争论到现在也硝烟弥漫。结果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双胞胎弟弟不说,这位弟弟还是个连他都让不动三子的高手?

“老板娘特地过来,什么事啊?”叶修见她半天没说话,抬头问了一句。。

“嗯……”陈果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连带着说话也有点连不成句,“该吃晚餐了……先出去吃过你们再下?”

“不用太久,很快的。”叶修咬着烟笑道,手已经伸进了棋笥。

起手天元,叶修下得毫不犹豫。围棋讲究“金角银边草肚皮”,第一手占据中心点的下法可以说是剑走偏锋,极难掌握,是时有兴起,但是大多又很快衰落的流派。这一着陈果见叶修用过多次,虽然不是每次都能赢棋,但是总得来说,胜率还是相当高的。

只是和弟弟下棋而已,用不用这么认真啊……陈果腹诽。

叶秋不假思索拈出白棋,落点正是棋盘中央的黑棋旁边。靠。

叶修则提手,径直下在与第一子呈“田”字的对角顶点上。叶秋犹豫片刻,跟着落下一子。两方顿时你来我往形成混战。

呃……

呃呃呃……

开办兴欣棋室多年,陈果见过的棋谱也不算少,但是这样的下法可是前所未见。换做旁人的话,她说不定直接按耐不住过去掀了棋盘(“有你们这么下棋的吗!”),但是这是叶修大神,以及连大神都让不动三子的对手。就算真有自己看不出来的玄机,也是合情合理的……

……吧?

陈果发呆的功夫,二人噼里啪啦已经走了十余步,就见叶秋忽地大睁双眼,打量了棋盘半晌,随即颓然一坐,嘴里嘟哝道:“混账哥哥……”

这就……完了?

眼见叶修开始要动手收拾棋盘,陈果忙拦住:“你等等,我看一下。”

“这有什么可看的?”叶修诧异地瞟她一眼,“你有办法赢回来?”

赢叶修的方法陈果自然是不敢说有的,但是这盘棋实在诡异,只下了十来步,常理看来尚在序盘——不不这棋根本就没有序盘,一上来就是一场云里雾里的对杀——谁都没有实地,居然胜负已分?

白棋长,黑棋挡,白棋扳,黑棋断……

咦?

咦咦咦?

陈果觉得好像有个大大的囧字具现在自己脸上。72号。黑体。加粗。

“你们……在下五子棋?”

“你以为是什么?”叶修一脸理所当然,“这都看不出来,什么眼神啊。”

“那……之前说不能让三子?”

“废话,五子棋让三子还有得下吗?”叶修继续理所当然。

你不鄙视我一下会死吗。

自己误解在先的陈果看着对面那张嘲讽脸,用力把话咽了下去。

 

本局行棋术语小词典:

疏星:五子棋开局名称。觉得挺好听就拿来用了。

靠:紧挨着对方的棋子落子。不是不文明用语……

对杀:双方棋子均不能成活时互相紧气以杀死对方棋子的行为。当然,如本文中这样简单直接粗暴地扭在一起的“对杀”,除非是菜鸟对局,否则还挺不容易见到的╮(╯_╰)╭

长:贴着自己的棋子继续向前延伸的行棋步法。

挡:顾名思义,在对方的棋子前方落子,阻止其继续延伸的步法。

扳:当双方的棋子紧贴在一起时,在对方棋子延伸方向上落子的步法。

断:将对方的两部分棋子分开,阻止其联络的步法。


评论(4)

热度(11)

  1. 雨燕双飞陌上行 转载了此文字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