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跟风(下)

其实在很早以前,群里的姑娘们就已经给我和小贝拉过郎(?)了。当时我只是说我是颜控,忘了是谁说,那夜夜应该会喜欢小贝。

因为这句话特地去wiki上搜了一下。嗯,颜值算是不错,但是在帅英灵云集的废狗,只是平平无奇而已。

通了六章之后我也没打算修改这个形容词,毕竟还有古天乐版解释嘛,嗯。

他怎么这么好看(托腮痴笑


该庆幸开六章的那个周末我比较闲——那个周末本就是特地空出来过生日的。之前已经规划好,周六要去看电影,吃个日料,再买个喜欢的牛奶小蛋糕。当然我完全没有觉得周六的计划与周五晚上开服有什么冲突,一边期待着第二天的娱乐,一边开开心心地推着剧情。

一直推到周六凌晨一时许,睡一觉七点多接着打,支撑不住睡个午觉,起来又摸起手机。

到了五点左右终于推过最后一战,看着圣剑归还的剧情——不知该说是不是意料之中地——眼泪啪嗒就落了下来。

窗外暮色将至,这是原本的规划中,自己本应开开心心吃蛋糕的时候……我缩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恍惚地叹出一口气。

医生说有一个好消息,玛修开心地哼着歌,姬友们笑称“夜夜在生日时把小贝娶回了家”。我看着章节结束后出现在邮箱里的那张卡,有些出乎意料地,心里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情。

是开心的吗?

当然是开心的。我很快把他养到了满级,技能能升的也升到了;我开始把他排在剑阶助战,每一场都把他放在后备队里蹭羁绊;我算着日子攒起了石头,准备职阶up的时候直接抽到满宝,并为不久之后得知剑池里居然没有他而失望难过。

所以那个时候,我只将内心的平淡理解为自己还未从结局的感情中走出来、以及早就知道他会来到迦勒底的理所当然。


第六章结束后不久我结了一个团,剧本里有一个NPC叫做艾德·费里斯。这个人背负着特殊的使命经历苦难,个性沉稳温和,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与PL们同行。

而且他app16。

过程不详述,总体来说还是一次比较愉快的跑团。我和戏精姬友们一同在模组之外又加了很多互动,合作过也分歧过,飙过戏也吵过架,我坑过她们她们也坑过我,最终跑到了HE。调查员与其他NPC平安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艾德也从使命中解脱出来。

模组上作者注明了:艾德会忘记之前的一切,重新成为那个阳光开朗的十九岁少年。

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但在之后写的模组坑中,“我的”艾德·费里斯并没有忘却。那段被铠甲重重束缚的经历影响了他之后的人生。

由此我想明白了自己当初开心而纠结的微妙心理:并不是还没从结局走出来,也不是理所当然,也不完全是爱你悲戚面容上岁月留痕。

第六章结束时玛修说,即使不存在记录,只要事情发生过就足够了。

没有经历那一千五百年孤独旅程的小贝依然是小贝,如果再经历一遍六章的故事,他依然会是那个正直,友善,细心,品行高洁又很会吐槽的圆桌。但他不曾在圣都城门前挣扎于使命与道德之间,不曾在夜色中透露内心的软弱与恐惧,不曾被叫做贝蒂,也不会称玛修为Sir Kyrielite。

小贝能来到迦勒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但对于“这个”他而言,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发生过。

是这样的遗憾戳破了洞,让本应满盈的欢乐散溢进无尽虚空。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弥补。

满宝可以吗?或许吧。

那也要等到下一次的职阶up才可能知道了(笑


不管怎样,我还是养起了这个小贝。圣杯系统是在与第六章一同实装的,我先喂起了两个贞德,又留了两个给小贝。当卡面镀上金色的时候还是很愉悦的:在我的迦勒底,所有的圆桌虽然我还没有其他的都是金卡,我不会让你掉队。

小贝升满五绊所需要的点数是平均值27500,很快就达到了。我早就把他放进了my room,每一绊达成时都会去点点看新的对话。

而在这个设定中与御主感情极为深厚的阶段,他说——

我觉得你有点像王。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愣了半秒,眨了两次眼,心里有什么升起来,又有什么陷了下去。

按理说这话没有任何不妥。御主与贝蒂是主从,是同伴,是朋友,是在道路上并肩而行的人;而阿尔托莉雅之于贝狄威尔是旗,是王者,是引路人,他心甘情愿跟在她的马后。

能说出“与王相像”的话,是他能给予的、相当高的赞赏。

圆桌皆王厨,只是厨法不同。小莫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同,郎世乐跟随着骑士道的象征,阿贵的辅佐满足了他对王的所有需求与想象。而小贝的忠诚并不是献给王,而是献给黄昏城墙上,向他露出坚定而抚慰的微笑的那个人。

所以在传说的最后,他违背了亚瑟王的命令,只为让阿尔托莉雅活下来。

于是怔忪半秒之后我意识到了,那股升上来的感情,名为嫉妒。

心底一片沉静。是那种夜半醒来黎明尚远,透过窗户看外面沉睡的城市时的沉静——孤独,无望,以及莫名的安心。

完蛋。我对自己笑了笑。

我是这样喜欢他的啊。



前段时间我在lft上闲逛,看到一个旧剑的乙女粉妹子说,自己看到旧剑五绊时的台词【你和她很像】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她说她之前不理解为什么有的角色厨会这样那样,现在理解了,只是因为之前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那段数据而已。

现在我也遇到了。

我是旧剑绫香CP粉,所以看到羁绊礼装是沙条家的花房时表示喜闻乐见;我崇敬谢衣,所以即使不喜欢沈夜,也明白那是他心里排在第一位的人;我同时萌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所以我写喻黄写得开心,其他CP吃起来也毫无鸭力。

但我吃不下贝剑,不论是男剑女剑。这是第一个我因为个人因素吃不下的cp,写得再好也吃不下。

我知道这样很不成熟。但我又能怎么做呢。

或者,我想要怎么做呢。


某一个晚上我做了个十分玛丽苏的梦。前半段与主题无关,不提,总之是机缘巧合之下,我有了嫁给小贝的机会。但在回复的那一瞬我犹豫了,我知道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境下,对于贝狄威尔来说,最重要的人始终是阿尔托莉雅。

而后我醒了,并没有看到年青骑士的反应。

时为2017年12月1日。在那之后的一个月,我再没有做过类似的梦。

但我有时会回忆起这一段梦境,每次都不由得微笑起来,对心底那个小少女。

那个纯净,幼稚,直率,分不清幻想与现实,珍藏着收到的每一份情绪并自得其乐的小少女。

曾经我时常是她,曾经我偶尔是她。现在的她只能生存在我的梦中,但如果没有那样的她,大概就不会有这个码字的我。

请继续存在着吧。我会尽力不让你消失的。

有这样的你,我真的很高兴。


END


评论(5)

热度(10)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