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跟风(中)

刚刚抽到黑贞的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不可名状的兴奋之中,种火QP材料洪水一样流向这个被她自己硬生生挤出来的灵基,还没到晚上,已经达到10107的满级——缺的是第五章新增的马角。望着手里的石头,贪心地想你已经这样快地回应了我,会再回应我一次吗?

扔下石头,什么也没有。

而后试过各种各样的姿势:大成功玄学、友情点洗池子玄学、幸运时点玄学……断断续续扔了两个十连进去,一无所获。

对此倒也没什么不满。或许黑贞也爱我,但终究敌不过命运概率。

 

没记错的话换完赝作活动的所有马角也不够黑贞310,不得已,我第一次有目的地开启了刷本活动。似乎知道是为自己刷材料,黑贞打得格外积极,几乎两把就能掉一个角。

于是不久之后,她成为我的迦勒底里第一个310的英灵。但这姑娘也因此留下了后遗症:之后的战斗里,只要她碰上了战马,就一定要拼命掰一个角下来而我对此喜闻乐见

 

赝作过后,fz预热开始。我对金闪闪除了肉体并无好感,fsn之后的作品再怎样洗也抵不过初见时感受的恶念。但他毕竟是强而且肉体看起来真的很棒,所以我还是扔了两个十连进去。

第一个十连,和我之前很多个一样,是个标准保底。

第二个十连出了什么并没有细看,手指点点跳过重复卡之后,一个几乎隐入墨兰背景的黑色人形,在我面前含糊地吼叫了起来。

啊,up的四星。心里无可无不可地感慨了一句。然后退出卡池,不再对那位五星弓顶点抱有什么期待。

顺带一提,大概闪闪真的是和我相性不合。当时买了个石头号抽着玩,不算歪出来的其他,五星出了两个蓝呆一个闪,四星出了七个长江。不过看到姬友七单下去只砸出一个以至于出离愤怒想要离婚之后我就噤声了四星up好谜啊.jpg

 

攒石千日用石一时。fz活动开始的第二天,大帝二世双up,我忙不迭地向卡池里扔下了所有的石头。

第一个十连,第二张,一张金骑跃然屏幕之上。是大帝。

心底顿时凉了半截。

不是不欢迎他,但我太知道我的脸。手头只有二百多石头,出了这一个五星,孔明来的机会立刻变得虚无缥缈。

概率没有辜负我——剩下的那七八个十连,连张金卡从者都没有。

既然无缘,何必强求。我耸了耸肩,把为二世准备好的种火QP全部奉于大帝座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直播沉坤也没有抽到孔明所以还是挺平衡的咔咔咔。

 

 

Fz之后是鬼岛。无论金时奶光茨木,我之前都毫无兴趣,唯独对酒吞略有好感,但刚经历的fz半沉船的打击,也没打算怎么抽。

而后开了活动,点进小卖部,看到衣衫半褪的小姑娘偏着头笑,说欢迎光临,有什么想要的就尽管拿吧。

身体瞬间麻了半边,被魅惑了似的点开卡池,没头没脑地向里面扔石头。

八个呼符之后的第二个十连,这位【销魂蚀骨】的具象化来到了我的迦勒底。也是目前第一次和唯一一次打破四次不出就沉船魔咒的抽卡。

单以卡面而言,酒吞并不十分是我的菜。她不是不好看,但我看着这样青涩的身体总有种莫名的犯罪感(。可我对这个声音实在毫无抵抗力,前期活动过半,才勉勉强强有了抗性,至少不会一走进小卖部就神志恍惚……

然而将她迎进myroom之后,再怎么戳她,听语音也总感觉差了一截。大概还是因为初见实在太过惊艳吧。

酒吞童子这张卡,对我来说也是有点特殊的。若是用之前一贯的标准衡量,我并不爱她,甚至也不能说有多喜欢她。但她对我仍有极大的吸引力——每次点出她的语音,我还是会毫无抵抗地酥了骨头。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原因,这个声音,大抵是满足了我对【鬼的诱惑】的全部幻想。

 

在一段时间之后,国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陆续发送了100个石头。我便安心攒着,后面还有职阶up呢。然而想想之前买了几个石头号,石头抽光了,账户密码还记在这个客户端里,便拿出来,用送的石头抽着玩。

然后我遇到了我此生欧气的巅峰。

三个号,一共四个十连,我抽出了四个五星,外加四星若干。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个孔老师。

惊异兴奋的同时,我开始森森地后悔,这四个十连为何不在我自己的主号上抽。

于是换回主号登陆(。

第一个十连,金枪转出来,是个芬恩。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屏幕,手指很轻松地动了一下,又扔了个十连进去。

第二张月神,第五张大姐,第六张蓝呆。

此生的第一次双黄,不在福袋,不在up池,在剧情池被我捞出来了。

我又呆呆地看了一会屏幕,这回食指大动,又扔了九十石头进去。

一个元帅,一张宇宙棱镜,第二张【另一个结局】。

一个十连出一个五星礼装,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比较欧的表现。但相对前面那一次十连自然是不够看的。这也让我终于冷静下来。手上已经没多少石头,总要留一点抽拉二。

 

六章开启的时候,算上9月1号的低保5呼符,手头一共有15个呼符。之前和姬友们叫嚣正好够满宝拉二然后换十个盘子买孔老师,这当然是开玩笑的,但大概是被之前的欧洲表现冲昏了头脑,我居然一度认为这15个呼符可以将法老王请进我的迦勒底。

推迟了一点点下班的时间,蹭着办公室的wifi点开卡池,先抽了5个呼符,什么也没有。

心有不甘地又抽了5个呼符,一个金杀转了出来。心里还疑惑着这次up没金杀啊,你是谁?卡面转过来,是大龙娘。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歪出来过金卡,要么出货,要么沉船。卡米拉打破了这个记录,也算是里程碑意义的卡了(x

十个呼符一张四星,对我来说并不非。但心里莫名就有点委屈,真的是抽不出来了吗?四抽不出就沉船的规律,大概冥冥之中还是运作在我身上的吧。

出门买饭的时候,抽完了最后五张呼符。女法老可爱地跳了出来,而我失望地关了游戏。

 

当然,在我将剧情推进到尼托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没说上几句话就被她的可爱征服——尼托的耳朵好可爱!尼托的建模好可爱!打架时候出来的梅杰德好可爱!——进而由衷地感觉到自己运气还算不错。

虽然术阶暂且还不缺人,也养一养吧。我一边打她一边想着。

而就在那一战之后,无尽的狂沙和紧张的bgm中,有人突兀地插进了我们与斯芬克斯的对峙。

 

而彼时的我,尚不知自己将会陷入怎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单恋。


TBC

评论(9)

热度(6)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