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跟风(上)

看到蜡烛(字数欺诈!我原以为是5w同人!)和蛋糕追忆往昔,又看到阿泱加入阵营,懒惰如我也忍不住摸个流水账吧。


这不是我的第一个号,当初入坑的时候也完全没有石头号的概念,用手机注册了一个,就这么玩起来。时值达芬奇美男精选,当时并意识不到孔老师的重要性,只是因为瞳的缘故看他眼熟,象征性地抽了几抽,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当然意识不到也有意识不到的好处,至少我当时很淡定地去打剧情了,而不像后来每次扔完石头继续哀嚎失明之痛。

事实证明我一如既往地非,第一个号除了小龙娘没有一张金卡,而且,极其特别exactly地缺Saber,除了首抽(当时的教程抽还不是十连)一个Berserker元帅之外,连个凯撒都抽不到,更别提金剑了。靠着大狗玛修和大腿跌跌撞撞打到第三章——然后想起来,咦,我在B站有号啊?

遂登陆,发现居然还是个预约号!虽然十选一已经过了,但是有Lily!

这可是金剑啊!!

金剑啊!!!

当时很是纠结了一下,但鉴于我与大狗已经打出了感情,决定还是用旧号接着玩,并在姬友建议【去买个石头号吧!】的时候发出了豪言壮语:我就要带着我的三星们玩下去!谁说非洲人不能拯救世界!

然后预约号一呼符抽出了贞德……


已经看过第一章剧情的我,对这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完全想不到现在会这么喜欢),而且还有金剑,于是果断推翻之前的誓言,立刻转了号。


一穷二白的迦勒底,养起一个五星并不容易,更别提当时还开了本能寺活动。(继续)靠着大狗和大腿,勉勉强强收齐了五个信长,传承结晶自然是拿不到了,但也不是特别气馁。何况当时还抽出了第二张金卡阿塔。思忖了一下信长和阿塔两个弓,一时肯定是养不起的,于是决定优先(有加成的)信长。但其实我在旧号被阿塔宝具团灭过所以对她是很有阴影的。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玩了一个礼拜,为了抽总司的我抽出了第三张金卡,卫宫妈妈

于是我就这样在开号一周的时间内集齐了一到四星几乎所有弓兵。我是很爱弓箭手的,看来弓箭手也很爱我。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样的爱实在无力承担,于是卫宫的养成也搁置了。


肝过活动的我终于有时间再走一遍剧情。有了贞德的我不需要再用剧情支援,别人的大腿抱起来顺手又舒服,所以很顺利地一路走了下来。在第一章的末尾,贞德消失之前,笑着对我说,我有预感,我们会见面的。

心底的某个角落,突然就被柔柔地戳了一下。

是啊,你遵守了你的诺言。我们又见面了(笑)。

时间缓慢流淌,就到了2017年元旦。1月1日早上醒来的我,躺在床上抓过手机,想占卜一下新一年的手气,于是3个石头扔了进去。

金圈转起,一只自称是狗但我一直以为是猫的狐狸从卡池蹦了出来。

你好呀我的第一个金狂w

再过了一周多,来到了新年后的圣诞活动。1月9号开服之后我氪了手游历史上第一单。朋友问我为何不等到福袋再氪,我说早氪早抽呗,等到福袋再氪也不会打折。

而后当晚七时许,一个十连扔进去,一杀一术两个小姑娘双双来到我面前。大伙笑称这是首氪福利,大概是吧2333

托杰克的福圣诞活动打得顺利异常虽然我还是刷不动最终关,至少结晶拿到了。


福袋之前,大家都在讨论自己想抽什么。我说反正我就俩五星,抽到其他什么都不亏,当然我最想要总司!(是的我当时还是没有意识到孔老师的重要性)

然后看自己的一仓库弓,以某种立反Flag的心态说,说不定就是月神呢。

春晚乏善可陈,我很早就睡了。之前友人问要不要等0点抽福袋,我说我才不等呢睡醒再说。然而半夜我感受到莫名的召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对面墙上的表指着0点10分,不知哪来的意志力让我抵抗住了眼皮之间巨大的吸引力,抓起手机,选好福袋池,点下召唤。

彩圈羽毛拥出一个妹子一只熊。

事实告诉我们Flag确实是不能乱立的,不管是正是反。

事到如今我已经记不清当时自己做出了什么反应,估计是秒睡吧。


SW活动开始之前,我的迦勒底除了一个五星面板三星实力的Lily,和一个首抽的Berserker元帅之外,还是没有任何的剑。开服之后扔了3呼符,什么都没有,心想抱着大腿咸过去算了。然而冥冥之中某种神秘力量让我又点了一下单抽,3个石头过后,一身漆黑的女人出现在屏幕前,冷冷地问:你这家伙就是我的御主吗?

心突然就定了。我不再要求什么了,你来了。

然而从此我就被植入了某种魔咒:要么4抽出货,要么扔光石头沉个彻底。╮(╯▽╰)╭


赝作之前一直忐忑。按理说因为深爱白贞所以也对黑贞爱屋及乌立志组建全贞教的我已经攒了三百多石头,按概率也有很大可能性出黑贞,但是真的想要,便总觉得不够。看着满仓的种火QP还有为她310攒的材料,心想实在不行的话,就氪第二单吧。

而后卡池开了,因为已经做了决定,真抽的时候心情反而很平淡。

一个呼符扔下去,不是;

两个呼符扔下去,不是;

第三个时召唤阵转起了金光,被锁链束缚的恶鬼用独眼盯着我,我也就像被R姐盯过一样地,呆呆回看她。

直到卡面转过来,【英灵召唤】四个金字钉在屏幕上,黑甲短发的魔女语调中带了点天真的讥笑:怎么了,你那种表情。

我接过契约书,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手指在抖。发截图到群里的时候收获一片恭喜,只有我知道这简单的几个动作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

而后出门,坐上车,公交车沿江一路狂奔。喂她种火时大成功连发,仿佛这个为了契约书刻意苦练读写的姑娘是真的热切盼望能在迦勒底重登战场。

点击屏幕的间隙我抬头望望,平静的水面波光潋滟,缓缓铺展开半江胭脂色的残阳。


(TBC?)


评论(6)

热度(9)

©陌上行 | Powered by LOFTER